日前中国胜利获得了2023年的亚洲杯主理权,这也是继2004年之后,中国再一次有机会举办全亚洲最顶级足球赛事。而在各人欣喜的同时,良多人还关注到一个首要消息,那等于亚足联表示,中国已建议在之条件出经办亚洲杯的都会中的9个建设新的业余足球场。北京作为候选都会之一,也确实需求一座古代化的业余球场。而从如今到2023年还有4年时间,如果挑选业余球场,翻建工体无疑等于最适合的那个。

对于业余球场这个话题,北京市足协主席杨海滨表示,相干
部门会按照去年下发的《北京市足球中长期生长计划(2016-2050年)》中的要求推行此事,同时他也心愿关注北京足球的各方面仁人志士能够参与出去,确保此事按照计划推动
上来。而足球专家金汕则指出,不管
是新建球场仍是改扩建现有的球场设备,业余足球场对于进一步晋升北京的足球气氛有着非常首要的鞭策作用。

工体距前次维护已13年

说到北京足球,自然而然地就会想到位于核心地段的工人运动场。资料显示,从1959年9月北京工人运动场正式投入使用至今,这座具有着划时代意义的运动场将在本年迎来60岁生日。回顾历史,虽然饱经岁月的侵蚀,但工体经历的翻修次数其实不太多,最近的一次出如今2006年4月,当时为了迎接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到来,工人运动场进行了一次全方位的改扩建,此中包括机电设备和排水系统等方面,施工完毕后的工体坐席变为62000个,很好地实现了举办奥运会竞赛的任务。

一转眼13年的时间过去了,如今当球迷走进工体的时候会较着感觉到,这里的配套设备和海内其余几家顶级俱乐部的主场相比已有了差异,不管
是广州的天河运动场(恒大主场)仍是上海运动场(上港主场),他们在硬件上的条件都要好过工体,就更不要提海内目前最好的业余球场——虹口运动场(申花主场)了。

业余足球场对北京意义严重

2018年3月,北京市体育局结合市发改委、市教委以及市足改办印发《北京市足球中长期生长计划(2016-2050年)》的通知,此中明确提出,为了餍足高水平足球俱乐部的需求,积极打造“主场文明”,力争于2030年底前,新建或改建1至3座容纳5万人左右的业余足球场。探索采取公建民营、民办公助、委托管理、政府和社会本钱合作(PPP)等方式,建设足球园地设备。

北京市足协主席杨海滨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对于通知提出的有关业余足球场的内容,如今相干
主管部门正在积极推动
此事。而且他也心愿有更多的社会资源和有志于为北京足球生长做出贡献的集团和个人参与出去,目的等于让此事按照计划进一步推动
上来。而足球专家金汕也表示,业余足球场对于北京这座都会来讲
意义严重。他说:“不管
终究
的结果是新建一座业余球场,仍是在现有的工体或者其余球场的基础上进行改扩建,如许的做法都是必须的,由于这对于北京来讲
有着首要的意义。由于这里不但
仅有望成为亚洲杯的主理都会,它仍是唯一一个既举办过夏奥会,又将举办冬奥会的都会,业余球场是和这座都会相匹配的首要设备。它对于进一步晋升北京的足球气氛有着非常首要的鞭策作用。”

一方面是工体确实需求维修,一方面则是北京需求一座业余的球场,那么两者相结合的也许性到底存不存在呢?据了解,跟着2023年亚洲杯已确定落户中国,北京很有心愿成为首要的竞赛都会之一,那么具有
一座业余球场也成了必须要实现的“任务”,而且如今就应该被提上议事日程。其实,与其新选址建一座业余球场,不如将工体在现有的基础上进行一次大规模的彻底翻建,以此来弥补北京业余足球场的空缺。而把工体改建成一座古代化的业余球场,不但
仅是由于它已有了很好的基础,更首要的是,这里是北京球迷心中的圣地,它承载的历史和文明内涵是别的球场无可取代的。

让工体变“业余”是最佳挑选

也许有人会说,作为一座具有
足球传统的都会,北京的大型运动场确实不少,那么为什么认为工体是比拟适合的挑选呢?的确,除了工体之外,目前北京城北有国家运动场(鸟巢)和奥体中心,城南有先农坛运动场,城西还有丰台运动场,不外它们不是由于承担其余的大型赛事任务,等于由于区位和地理条件问题难以达标,加之工体周边20多年早已构成
浓厚的足球文明,这些事情综合到一同,似乎那里等于最好的挑选了。

根据亚足联的消息,作为中国长期青云之志的一部分,中国政府已建议在之条件出经办亚洲杯的12个举办都会中的9个建设新的足球公用运动场(如今提出经办的都会已到达19个,编者注)。此次竞标还包括在每个主理都会中准备一个现有的后备运动场,所有这些球场都将符合亚足联设定的最新国际竞赛要求。而如果北京顺利地成为主理都会,工体和北京其余球场的组合也会是令中国其余候选都会羡慕的组合。

提到国际竞赛要求,很容易让人想到世界著名的大球场,那里每到竞赛日的时候气氛非常火爆。而跟着古代足球的生长,如今的运动场已不单单肩负着竞赛的单一义务,还有首要的传布足球文明的作用,这也就对运动场的周边配套设备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果北京的这座业余足球场能在保证为观众提供绝佳观赛条件的条件下,在周边营建出一种“足球社区”的气氛,让离开这里的人都能深入体验到足球文明的魅力,那就趋于完满了。作为北京足球的不二圣地,工体理当承担起如许的义务和责任。

文/本报记者  张昆龙  兼顾
/杜锐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motmless.com